一串牢骚(茶壶里的饺子.jpg)

剧情像疯狂生长的藤蔓一样在心中蔓延,不等我拿来纸笔,就铺满了心田……

如果说高校拟人尚可演绎成偏向象牙塔的悲喜剧(毕竟西南联大西北联大这种战乱故事不可避),那么地铁拟人,到我手里活脱脱变成了大型众生相现场。(为什么我看到的那些是欢脱逗比风呢——噫呜呜噫,你那么写实,还是看点欢脱逗比调剂的好。)

——以下均为自家设定——

军人出身的老祖宗1和2;天通苑向宋家庄,终日奔波劳碌因而嗜吃重口味食物的5;地铁有嘻哈的潮男6;南城的灵魂,西客站生之艰辛,欢乐谷笑声银铃,冰火两重天下认真思考,胡同里跑大的大妞儿,中学生形象7;强颜欢笑深埋心意,本土家族颜值担当门面担当,总被当成小孩子的8;
沿途大量大院,巧嘴,中学生外表,沉迷国图和军博的大院子弟9;CBD下踩着高跟鞋步入而立之年的白领,拒绝盒饭体量巨大的换乘之王环线王10;上地西二旗苦X程序员,家住回龙观(反正本体的车辆段也是在回龙观)程序猿13;顺义攻城狮,常年风中凌乱,有一定几率被吹成制杖的工程师15。
吃螃蟹的,也吃糖葫芦喝奶茶,顶着巨大压力,万众瞩目难以喘息的4;骚粉色文艺范儿,被悉心栽培精耕细作的艺术家14;捆着镣铐跳舞,生化不危机,万年吃瓜,不定期兜售庞各庄的西瓜(啥)的大兴线;北京西北偏北,喜食火锅涮肉,石榴和凤梨酥,从山后到宛平的16;
背负睡城记忆,十年不曾换过报站的八通线;绿茵蓝天一线牵,开往机场的机场快轨;玩命科学园旁为沙河众带来进城希望的昌平线;北延进行时,为良乡众带来进城希望的房山线;游离在四个行政区之间(丰台朝阳大兴通州),赚钱有两把刷子的亦庄线;飘飘忽忽的磁悬浮小萝莉,门头沟贴地飞行S1线;燕山化工技能有待点亮,全自动的少年燕房线;以及那开通三天脱轨(还是元旦)的嘴刁文化轨,最美溜车西郊线。

——自家设定间隔,开始切众生相——

这是一个囊括从中学生(这里指外貌年龄,下同)到30+的队伍。
脑海里一遍遍,有8的独白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!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心事吗?!”有4的激昂:“在北京,我认真工作,没给你们丢脸!”有14对9叹息:“唉!你收了别人送的名家字,真伪如何辨起?你还给自己这等人设,纵然转手变现也是僵局!不见兔子不撒鹰,注意稳当些!”有2对4的讲述:“那天我和建武,在复兴门目睹了一切……”有13对5的掏心:“串串烟熏火燎的,可还是这样吃着开心!”有大兴线的惨笑:“就这么被送过去,我能奈何?我的命运,自己做得主么?做不得!我也不过是捆着镣铐跳舞罢了!”有亦庄对房山的指点:“你还是太小惹——现实可太惨痛!岂是书本上那么美好!”
……太多太多。

自觉不自觉间,我把自己吸收的东西都带进去了。
有目睹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有惊涛骇浪下的心深似海,有本体劳碌中的一幕幕辛酸,有历史长河下的细微沙砾。有对恋爱、婚姻、男权女权探讨,也有关我对北京西站的心理阴影——亲见了真·生之艰辛。有从专业课基础去思考,也有六里桥的现世悲情。

试图在点滴之间述说,我所知晓的一切。
我们记录历史,无他,只为能向后人转述下去。
像夜空中的星一般,照亮无边的漆黑夜。

这么庞大的坑,我既掘了,就会去填的。
只是,如此写实风的拟人,不知几人吃得下去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 )

© 韬玥爱吃甜甜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