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窗2108

生而为女。

Neo_:

  01


   2108年,面对急剧减少的盖亚人口,联邦颁布了一条法令:年满二十八岁仍未生子的女性,将被智能系统判定为“阻碍社会发展”的罪名,并立即遣送往所属地区的生育院关押,强制怀孕,并进行思想改造,直到系统判定罪人思想合格,便可刑满出院。


  该法令刚出台时,遭到了很大的抗议声,人民纷纷在各种社交平台谴责联邦政府这样不人道的行为,互联网上骂声一片。还有人自发组织,到当地管理局门前聚众抗议。但这样的行为没过多久就遭到了镇压,互联网平台被封锁,抗议者们和其家属也被逮捕,判处死刑,行刑时进行全网直播。


  对死亡的恐惧,是震慑愚民最好的方法。


  抗议声渐渐消失在刽子手的屠刀下。


  取消这条法令的事情,也再没有人敢提起。


  02


  我叫特蕾西·胡佛,今天是我二十八岁的生日。


  没有鲜花、蛋糕和礼物,我如今在第四十九生育院的隔离室里。


  隔着厚厚的钢化玻璃,我看见我的母亲,她哭喊着,恳求生育院的公务员们宽限几日,一定会说服我结婚的事情,并且结婚当天立即受孕。


  她伏在玻璃上,泪眼婆娑地看着我,求我向不人道的法令低头服软。


  “特蕾西,我的好宝贝,妈妈这么多年都顺着你依着你,你想要的都给你,可唯独这件事情妈妈由不得你再任性了。妈妈求求你了,只要你做完这件事情,就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了。”她声音颤抖着。


  她得知我被抓到生育院,便从北境的普洛斯郡赶来,她没有像往常来看望我那样,穿好看的套裙,涂她最喜欢的口脂,甚至连头发头没有盘好,额前垂落着一束碎发。我几乎能想到她接到政府通告时的惊恐不安,又是如何仓促地挤上往南方来的列车,她甚至没来得及打伞,北境洁白的雪花落满她的金发。


  她真的好狼狈啊。她做了一辈子优雅的胡佛夫人,想必还没有这么失态的样子吧。


  妈妈,我很感激您对我的宠爱,可唯独这件事情,我不能妥协。


  我宁愿遭人非议,宁愿在这该死的猪圈受一辈子折磨,也不愿意随便找个自己不爱的人,生一大群孩子,在厨房无尽的油烟里变得丑陋臃肿。


  所以,再让我任性一回吧。


  “好孩子,你在这里会受到虐待和欺辱!”


  妈妈,过那样的生活才是对我的欺辱。


  “妈妈这是想救你!”


  两边都是深渊,您救不了我。


  回去吧妈妈,回普洛斯郡去,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,继续做您优雅的胡佛夫人,您不该这么失态。


  她还想说什么,但系统冰冷的机械音已经响起。


  我垂下眼睛,跟着公务员离开了会客室。


  走廊尽头是受孕室,我拖着脚上的锁链,一步一步地走向地狱。


  03


  我是布洛妮娅·威尔逊,一个已婚女人。


  距离政府颁布“不孕罪”的法令已经过了五年,而我结婚也有五年了。


  我和我的丈夫都是高等学府出身的学者,他如今留校做医学研究。他人很温柔,也很迁就我,而我对他也以礼相待,像极了东方人所说的“相敬如宾”。我们有四个孩子,孩子们都很有教养。


  按理来说这样的生活对于女人来说是比较完满的,但我一点都不觉得幸福。


  相敬如宾?确实是相敬如宾。但也止步于相敬如宾。


  他根本就不爱我。


  是我借着逃避“不孕罪”,以帮忙的名义,求他跟我结婚的。他是那样温柔善良,也就同意了我无理的请求。


  我放弃了学府的留职邀请,留在家里照顾孩子,打扫房间,每天晚上煮好他喜欢的土豆炖牛肉等他回家。五年这么一晃就过来了。


  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?我开始有点怀念我的私人实验室。


  电视上正播放着名为“人间百态”的政府节目,我看见了我和我的丈夫。


  “让我们看看这位伟大的母亲,她只有二十八岁,却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!她在家是一位贤惠的家庭主妇,放弃了自己的事业,全力地支持丈夫的事业。他的丈夫是一位高等学府的研究员,为人工受孕技术做出了极大的贡献,当真是年轻有为啊!鉴于他们夫妇两的杰出表现,联邦政府决定授予他们‘年度模范夫妇’的终身荣誉称号!”


  电视屏幕上,我揽着我丈夫的手臂,笑得虚假而甜蜜。


  我突然感到一阵反胃,抬手关掉了电视。


  时钟的指针指向五,我该去煮他喜欢的土豆炖牛肉了。昨天他说加了芝士很好吃,那今天就继续这样做吧。


  不管我做的决定是不是对的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我都会煮好他喜欢的菜,等他回家。


  04


  我是露娜·布伦希尔德。我的恋人是陈鹭。


  我们脚下是华夏的土地。


  听阿鹭说,华夏国是个很美的地方,那里有繁华的长街,女子们穿着仙女一样的长裙,发髻上别着别致的绢花,摇着圆扇和朋友们一起逛坊市,那里的人们安居乐业,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工作,那里的一切都像是童话故事里写的一样,那么美好。


  起先我还不信,但到了这里,发现阿鹭说的没有一句假话。


  我们的事情放在联邦是罪孽深重的,但放在华夏就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。


  阿鹭说,要带我回她的家乡,到了家,我们就结婚。我们会穿上大红色的喜服拜天地拜高堂,东方人说这是“明媒正娶”。


  尽管这样要我再也不回联邦,彻彻底底地成为一个华夏人,但我丝毫不感到后悔,因为联邦,已经没有地方能让我回去了。知道了我们的事情,家人就和我断了关系,避免政府来抓我的时候牵连到他们。


  用阿鹭的话来说,这叫人性本薄凉。


  阿鹭牵着我,走向海关的入境巡查岗。


  工作人员看我面孔不像东方人,还很热情地指导我怎么填表。


  “这个是与携带人的从属关系,可以填家人啦朋友啦之类的。”那个小姑娘托着下巴,黑漆漆的眼珠子转来转去,目光从我们的脸看到我们牵起的手。“所以,你俩啥关系呀?”


  我转过头去,对上阿鹭带着笑意的眼睛。


  “我们是恋人。”


  终于,我们可以大声而坚定地说出这句话。


  05


  我叫查尔斯·威尔逊。我为女性私自切除子宫的事情败露了。


  举报人是我最得意的学生。


  我被政府带走时,他就站在人群里,冷冷地看着我。


  其实我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知道总会有一天被人发现并举报,我早就有心理准备,可我没想到举报人会是我的学生。


  他早就知道我为那些想逃避“不孕罪”的女人们开虚假子宫癌证明,也知道我为他们切除子宫的事情,这么多年不声不响地看着,毫无征兆地在这时举报了我。


  我不怨他。毕竟这种事情,在联邦是足以掉人头的大罪,作为包庇者也会受到牵连。我早就写好遗书,安排好了身后事。


  就是可怜了布洛妮娅。


  我留下的财产足够养活她和孩子们了,只是她这么胆小,我不在身边,肯定会害怕的。


  快五点了,这时候她应该在煮土豆炖牛肉,还哼着时下流行的曲子。不知道她又会加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。


  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土豆炖牛肉,只是她只会做土豆炖牛肉。


  除了这个,我还有挺多话没对她说的。


  比如说,结婚五年,我都没有对她说过“我爱你”。


  她也不知道,其实一直是我,在仰望着她。


  我爱你,布洛妮娅。


  06


  我叫金妮·威尔逊。今年是2268年。一个女性们十八岁就会被系统自动匹配丈夫,结婚生子的时代。


  我是联邦第三十二高等学校的学生,我和我的朋友们正在吃午餐。


  面前的电视上正在播放新闻,说南部的斯科罗威镇出现了主张自由婚姻的组织,该组织领头人已被政府关押,进行思想改造。


  “金妮,现在这个年代怎么什么人都有啊,安安分分地接受安排不好吗?非要做这种标新立异的事情,我看就是想炒作不成,反而被制裁了。”旁边的女同学这么说着。


  “真是一件荒唐的事情。”我拿起餐刀,切开了面前的火腿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
  1. 韬玥爱吃甜甜圈温良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生而为女。

© 韬玥爱吃甜甜圈 | Powered by LOFTER